close

ETC和ETH之间的部落主义

44457267795_f7bdbe8c8f_o
ETC和ETH无论在意识形态或其他方面都存在着一些不同,但这些差异是否阻碍了两个社区之间的合作? 用部落主义和误解来追寻自己的旅程,我相信这两个群体合作比敌对能发展的更好。本文原作者为ETHNews撰稿人Dani Putney,由ETC亚太社区翻译整理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原文链接https://www.ethnews.com/etc-eth-cooperation-amid-blockchain-tribalism
2016年,数百万ETH从DAO被盗,促成了ETH以恢复用户的资金为由进行硬分叉。 当时ETH社区的一些成员反对这次分叉,坚持不可变性和“代码是法律”的概念。 这些持不同意见者最终拒绝了这一变化,并在此过程中建立了ETC(要注意到ETC并不是在技术上做出改变建立新东西,它其实就是以太坊原链,在以太坊分叉时保持不变)。当我最初了解到ETC的起源时,我想象它就像《阿凡达》或者别的科幻片那样。 ETH是一个和谐的社区,直到ETC袭击。 一个曾经统一的团体已经变成了两个部落,他们的意识形态毫不妥协,不愿合作。

虽然我对这种分裂的解释认为有点戏剧化了,但它确实代表了一种情绪,尤其是我们在ETH社区中的人。 我在Twitter推文中看过反对ETC的评论,看到了其中是一些键盘侠,当然,也有备受尊敬的ETH社区成员发表负面言论。

见证了这种压倒性的批评,ETC的发展似乎与ETH的进步是对立的。 如果真的有这么多ETH社区的人对ETC持怀疑态度,那么我认为他们在Twitter和Reddit等社交媒体论坛上怎么也会有一些确凿的证据吧。然后我听说了Kotti测试网,相当于ETH的Görli, ETC上的交叉客户端测试网。 ETC合作社(ETC Coop)的Anthony Lusardi和ETH的Afri Schoedon之间的讨论自然而然地出现了ETC和ETH社区之间不太可能的合作。 特别令我惊讶的是,我知道Lusardi主动接近了Schoedon.

“可能是五六个月前,在Twitter上,我看到Afri发布了要为这个项目提供资金的事情[Görli],”Lusardi告诉ETHNews。 “所有对ETC充满热情的人都参与了一个项目,当我知道这个情况时,我觉得这事挺重要的。这基本上是为什么我们(ETC合作社)资助它的原因。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设施工作,并且需要完成。 “

为什么一个并不合作的极端主义者群体故意资助一个开源的ETH项目,这个项目还可能不会直接使ETC受益? 虽然Lusardi指出ETC无论如何都需要一个更好的测试网,但这些资金可以分配给一个完全由ETC利用的相关运行的单独项目。 资助“竞争对手”没办法诠释这个情况,也许是初衷还是源于自身利益。实际上,Lusardi 强调了社区建设方面的重要性。 他说:“ETC从在ETH社区的工作人员那里获益匪浅。” “但是ETH社区也在从ETC的资源获益” Görli和Kotti的例子说明了这种互惠互利的循环。

此外,Lusardi将ETC和ETH放置在以太坊虚拟机(EVM)的保护伞下。 虽然两条链之间存在一些小的操作码差异,但大多数差异是意识形态的,而不是技术性的。 在许多方面,像Görli这样的基础设施相关的开发项目使所有EVM项目受益,无论它们是ETC还是ETH为重点,因为大部分基础代码都是相同的。 例如,在ETC Labs孵化的名为Ethernode的项目运行的Geth就是ETC变体,其与ETC的Geth客户端具有许多相似之处。

但随后出现了Kotti测试网,ETC Cooperative有意提供给Schoedon的资金,以及Görli团队(包括权力下放部门成员)和ETC之间建立的积极关系。我不十分同意ETC的完全不变性或代码即法律,但Görli-Kotti合作无疑改变了我对ETC社区的错误观点。为了消除我的疑惑,我还看到Bob Summerwill,一位历史上有着直言不讳地谈论跨区域链协作经验的人,并已经加入了ETC Cooperative。他于2月4日主持了Twitter AMA,他特别支持ETC-ETH合作。当他回答来自Golem的MaríaPaulaFernández的问题“资金是合作的唯一方式吗”这个问题时,Summerwill说“我希望看到所有合理的合作方式。”他继续说道:

“在最基本的层面上,我们可以主持更多见面会,黑客马拉松或者社交聚会来互相了解我们的共识。”

Summerwill 继续补充到他不赞同ETC与ETH是一分为二的看法,他认为不应该把两个链互相看成 “致命的敌人”。

这些答案引起了我的共鸣,巩固了我对ETC在更大的区块链生态系统中的协同作用的新认识。 像Summerwill这样的人改变了我对很多事情的看法,相反的很多那些不喜欢与他人合作的人,还有那些秉持的“你是你的,我是我的”观念的人,我也没办法再苟同这种观念。从我看来,ETC和ETH是在互帮互助、共同成长的两条链。甚至还有一个名为PeaceBridge的ETC项目,旨在通过允许每枚ETC/ETH以一种表现方式存在于另一个链上来促进ETC-Ethereum的互操作性。虽然我说了这么多,但我仍然热爱ETH – 对ETH社区也很坚定。但为什么我不能成为ETC和ETH社区的一部分?当加密生态系统如此庞大且多方面时,为什么我们必须与一个单一的群体结盟呢?

ETC Labs的Dean Pappas在跨区块链合作方面有一段很好的说法“任何人都不会从你争我吵之间获得利益,毕竟区块链行业还不是一个主流行业,从事的人也非常少,所以我们更要团结的工作。当你在Twitter看到有别的开发者提出的X,Y,Z的言论,请不要打击他,让他做好自己的事情,因为他没有打扰你。相反的,在网上互相喷人的行为,才是愚蠢的,因为你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。”

Tags : featur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