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se

著名的The DAO事件告诉你,为何以太经典未来大有可为 ?

ETC将强势入驻U.CASH平台33
两年前的The DAO事件让最初的以太网络分叉成现在以太经典&以太坊,两个分立而治的公链。但,对于此事,大家一直争议纷纷。现在我们来具体梳理下这件事的前因后果。

事件背景

2013年,Vitalik Buterin提出观点:比特币需要使用脚本语言进行应用程序开发,以此扩展应用。但这一观点未能达成共识,因此,他首次提出以太坊概念。2014年6月,以太坊开始利用预售活动来募集资金,共售出了1190万个以太币。并且还将“代码即法律(Code is Law)”列为了以太坊运行的基本原则之一。2015年7月30日,以太坊Frontier 网络启动,开发者开始编写部署基于以太坊网络的智能合约和去中心化应用。随后近一年,以太坊社区获得稳步发展。

The DAO事件

The DAO全称为“去中心化自治组织”,是一个完全由计算机代码控制运作的类公司实体。目标是投资有潜力的dApps。它试图提供一种建立在以太坊区块链上,无地域限制、无董事会管理,甚至是无国界的去中心化、可替代的商业模式。2016年5月,The DAO通过众销代币来募集资金。11,000多名投资者参与了进来,28天内便筹集了超过1.5亿美元,成为了当时最大的众筹项目。而且,它吸引了超过14%的以太币持有者来为有潜力的项目提供支持。

2016年6月,黑客利用DAO代码中的漏洞盗取了约三分之一的DAO资金,这让当时的以太坊损失惨重,价格从20美元直跌至13美元。由于被盗的DAO资金属于“Child DAO”账户(子DAO,是指DAO中的Token持有者通过调用DAO智能合约中的split函数,创建的一个小型DAO智能合约)。根据智能合约条款,这些资金还在28天的持有期限内,仍未消失。因此,The DAO和以太坊社区的成员便利用这段时间讨论应对方案。有些人认为盗取行为即使不道德但是有效,不应该干涉;有些人则认为应该强制取回被盗的以太,其他人则认为该立刻停止The DAO项目。

 

在最初的决策中,Vitalik Buterin提出了软分叉的应对方案,希望既能冻结资产,又能继续有效运行。但是,由此带来的大量无效交易致使网络瘫痪并引发了潜在的DoS(Denial of Service)攻击。最终各个节点不得已又回退到了最初的版本,软分叉失败。再次激烈讨论后, 2016年7月20日01:20:40 PM + UTC,在1920000区块高度时,以太坊社区的大多数(超过80%)通过了非正式的“碳投票”决意,决定采取硬分叉方式回滚交易,索回丢失的资金。此后,遵循区块链最初“不可篡改”规则的以太坊原链就被称为了“以太坊经典”,而执行了回滚的另一条区块链则继续使用“以太坊”的名称独立运行。The DAO项目也在之后停止了。

“以太经典”支持者的观点

“以太经典”支持者(即反对硬分叉的人)十分认同区块链“不可篡改”和原以太坊和The DAO创始人起初倡导的“代码即法律(Code is Law)”两项基本准则。认为它不该由任何实体控制,只有代码才有权决定交易规则。其中,巴里·西尔伯特和查尔斯·霍斯金森等人认为,由一次黑客攻击而改变整个区块链规则,这违背了以太坊的初衷,同时也证明这样的区块链会受到人类突发事件的影响。

并且实际上,以太坊基金会(为促进和支持以太坊平台而设立的非营利组织)和大量以太币持有者在这次投票中拥有绝对决定权。因此投票结果让人质疑,他们支持硬分叉的目的是否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。而且,这其中25%的选票是来自同一个地址,参与投票的总人数也只占以太币持有者的6%,何况,那些投资了The DAO(持有者,节点,矿工等)的人显然也有足够的投票动机。

 

The DAO是在以太坊平台上搭建的dApp。Vitalik和以太坊基金会参与了The DAO项目并通过对The DAO社区施压来索回他们的被盗资金,这表明平台上的项目及其参与者可以利用自己的优势影响基础平台,这是有悖于去中心化区块链原则的。硬分叉的意义是为了修正以太坊本身的紧急情况,而不该用于处理这些外部难题。

 

尤其讽刺的是,这样的区块链不但不反对金融腐败,反倒支持了传统金融市场“规模庞大就不会倒”的理念。The DAO项目只占据以太币的14%,但是却让社区摒弃了原本的意识形态,建立了一个集中机构(虽然已经达成共识)来摆脱困境。这么做显然是不对的,这无疑是给“第三方介入处理问题”开辟了先河。基于这点,我们如何能够确保后续他们不会再用这种方式继续解决问题?这是有悖于以太坊体系设计初衷的。或许这样的情况仅仅是这一次,但却降低了以太坊项目的可信度。

“以太经典”反对者的观点

虽然“不可篡改”是区块链技术与共识机制的核心,但是当时约80%的以太坊社区成员投票赞成索回被盗取的以太币。在那种情况下,群众的力量是高于意识形态的。大多数社区成员都认为这很合理,并且他们试图利用行业大咖,如Vitalik Buterin,Gavid Wood的支持来为回滚以太币的合法性正名。

而且,大多数开发人员、算力坊成员以及企业以太坊联盟(EEA)也支持硬分叉,尽管参与投票的人数不多但是这些人拥有很大的投票权。

 

一些人还认为,大多数社区成员选择留下,是看好以太坊链的发展。那些反对以太坊社区决定、公开支持以太经典的人,其目的是为了鼓励分裂,破坏社区和谐。要知道,如果硬分叉没有发生,许多人会失去资金,那么就不可能在平台上继续大量地构建dApps。这表明硬分叉给以太坊带来了巨大的成功。

后来发生了什么?

2017年1月,以太经典延迟了从原始网络将PoW转移到PoS的难度炸弹,同时还增加了回放保护,以防接收了以太坊链上的交易。同年12月,为了和以太坊有所区别,以太经典改变了货币政策,代币的发行不再是无限制,而与比特币类似,发行量固定,约为2.1亿个ETC。

 

本以为原链会不复存在,没想到以太经典不但存活了下来还发展得越来越好,比如,ETC在Coinbase平台上线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。

 

硬分叉过后,以太坊一直致力于平台上dApp的开发和ICOs,而以太经典保留了智能合约dApp功能以及致力于提高以太经典对物联网适配性。 另外,以太经典将一直坚持采用PoW共识机制,而以太坊则有意改用PoS机制。PoW 与 PoS谁更具优势,一直是行内存有争论的问题,尤其是涉及到扩容。不过可以确定的是,以太坊的这一决定将使不少ETH矿工转向支持ETC,这对以太经典是有利的。所以,最终,只有时间才能证明哪一种解决方案是最佳的。

结 论

The DAO事件可以说是一场无法判定是赢是输的革命。尽管结果可能有些差强人意,但它的影响仍是巨大的。不论我们支持哪一边,都必须承认,在这场灾难里,两方都获救了。如今,我们需要对平台不断测试,以避免类似The DAO事件的发生。同时,投资者应该提前调研所投资的项目是否具备高安全性,是否经过不断尝试和检测,否则自己也将面临重大风险。

 

我理解“共识”的重要性。不过基于上述讨论,整个社区是否是建立在公平合理的基础上达成的共识,这仍值得怀疑。虽然大多数人追随了以太坊的脚步,但这并不能证明他们真的认同这种决定,只是说大家普遍是从众的,或者他们只是想把自己的钱拿回来。而这违背了区块链技术中一个重要的原则。 “反以太坊社区,公开支持以太坊经典是加剧分裂”这一观点也并不正确,毕竟拿道德标准捆绑意识形态本身就是错误的。另一观点“硬分叉促使以太坊上的dApp数量大幅增长”,这也是很难证明的。还有人提出 “数量比潜在质量更具价值”,这点我尤其不认同,这种观点也是导致2018年出现熊市的因素之一,并且这会影响对以太坊平台以及各类项目的监管。

 

对那些在The DAO事件中损失资金的人,我也表示很遗憾,但以牺牲“不可篡改”这一区块链核心原则为代价索回资金是极其不正确的。这就好比陪审团出于同情而宣告本该有罪的人无罪释放一样。那么这种共识究竟是否公平呢?我认为,“共识”可以达成一致,但并不意味着就是正确的。

 

从监管方式、未来的风险以及路线图来看,ETC社区赢得了越来越多的尊重和支持。我认为,以太经典平台是更具有可信度的。坚持正确的事情是最有价值的,这也预示着“以太经典未来大有可为”。不过最终是否能成功,还需期待。

更多资讯    敬请关注

Tags : featured